乐米彩票登录官网-

今年3月以来,中国新一轮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欧美蔓延,有关中国应对疫情损害负责的说法开始浮出水面。特别是近年来,为了推卸防疫不力的责任,一些美国政治家加大了“扔大锅”的力度,“中国责任论”越来越流行。从国际法的角度看,这一论点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2001年,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通过的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以下简称国家责任条款)整理汇编了反映有关领域国际惯例的国家责任习惯法规则,这是确定国家责任的重要依据。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对“中国责任论”的荒谬性进行分析。根据国家责任条款,如果中国没有在其他国家实施造成疫情损害的行为,必须证明中国在其他国家实施了造成疫情损害的行为。一些西方政界人士认为,中国是病毒的源头和疫源地,因此应该承担责任。病毒的来源和疫源地都是法律事实而不是行为,与责任没有直接关系。病毒来自自然界,通过一些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要找出病毒的来源需要科学研究,这是非常困难的,结论一般没有100%的确定性。

科学家们已经将SARS病毒追踪到了云南省的一个蝙蝠群洞穴,但它是否是最终的来源仍有待确定。一些研究认为,2009年全球大流行性H1N1病毒的源头是加利福尼亚,但还不能得出明确结论。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病毒来源尚不清楚。传染病的发生与人类的认知能力和控制能力有关。人类历史上曾发生过许多重大病毒感染,如流感病毒、艾滋病病毒、埃博拉病毒、禽流感病毒等,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国际传播和流行。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

它的传播途径、感染强度、疾病特点和治疗方法都不同于其他已知病毒。因此,我国首次暴发是不可预见和不可控制的。2009年,美国和墨西哥是第一批感染H1N1的国家。由于美国未能有效控制这一流行病的蔓延,引发了全球大流行病,造成18500多人死亡,全球经济受到严重破坏。但是,其他国家并没有要求美国和墨西哥承担赔偿责任,因为大家都意识到,疫情的发生地与国家责任没有直接关系。中国的防疫行为并不违反其国际义务。根据国家责任条款,中国应承担赔偿责任,还应证明中国的防疫行为违反了国际义务。

这项国际义务主要是通报流行病信息。就双边条约而言,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签署了卫生主管部门之间的合作协议或谅解备忘录。这些文件的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在卫生研究方面的合作和信息交流。它们原则性强,基本上是倡导和鼓励性规范。自2020年1月3日起,中国积极定期向有关国家和地区报告疫情信息。据统计,1月3日至2月3日,中国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就多边条约而言,中国是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在公共卫生领域负有多边义务。

根据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缔约国应按照《条例》附件2评估疫情,然后迅速向世卫组织通报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的疫情,由世卫组织酌情通知其他缔约国。在这次疫情中,中国充分履行国际义务,及时、详细地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信息。根据新华社和外交部发布的信息,2019年12月31日,中国向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报告,武汉市发生不明原因肺炎27例。2020年1月3日,中国开始向世卫组织、包括美国和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的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报告疫情情况;1月4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打电话来介绍疫情的情况。

情况:1月7日,中国疾控中心成功分离出第一株新型冠状病毒;1月8日,国家卫生委员会专家评估组初步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疫情病原体,中美疾控中心负责人通电话讨论技术交流而双方合作1月12日,中国向世卫组织提交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供全球共享。可以看出,在新冠状病毒得到确认之前,中国已经向世卫组织和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和地区报告了疫情,并履行了相应的国际义务。中国不仅向国际社会通报和分享了疫情信息,而且采取了有效措施防止病毒传播。

1月23日,武汉封闭了进城道路,随后湖北省各主要城市相继采取封闭措施,随后全国普遍采取了严格的隔离防疫措施。中国毫不犹豫地以暂停经济运行的方式阻止了病毒的传播,虽然代价高昂但效果显著,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抗击疫情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中国的疫情信息和防疫措施得到了美国的赞扬。特朗普中文小说《冠状病毒》1月25日说,中国人民一直在努力遏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美国赞赏中国的努力和透明度。2月7日,两国元首通了电话,特朗普在电话中积极评价了中国应对疫情的措施。

同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说,中国正在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并将取得成功。美国正在与中国密切合作。3月13日,特朗普告诉记者,中国分享的数据将有助于美国抗击艾滋病。可见,美国长期以来了解疫情信息,不断收到最新信息,也对中国的信息共享表示认可和赞赏。现在一些美国政客突然变脸,推卸责任的目的显而易见。中国的防疫行为与其他国家的疫情损害没有因果关系。根据国家责任条款,受害国的损害与责任国的违法行为之间需要有因果关系。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是一种需要中国防疫行动违背国际义务的疾病。它还需要证明,中国的行为给其他国家造成了损害。这种法律因果关系要求行为对结果的发生产生直接而有力的影响。但从疫情的蔓延来看,它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后果。例如,疫情较早的韩国、日本、新加坡等,有效控制了疫情的发展,而早前关闭了大量对华空中交通的欧美则成为疫情的重灾区。可见,疫情的发展有多种原因。国家调控措施的及时性和有效性、公众的自我保护意识、医疗资源等因素是直接而主要的原因。

此外,有研究指出,美国的新型冠状病毒主要来自欧洲,其他欧洲国家的新型冠状病毒主要来自意大利,澳大利亚的新型冠状病毒主要来自美国。这种复杂的病毒传播途径表明,中国的防疫行为与其他国家的危害没有因果关系。可见,疫情“中国责任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治家之所以竭力制造噪音,是因为他们打算在国内政治上推卸责任,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同时在国际政治上,利用这一流行病污辱和镇压中国,消除我国周期性防疫胜利带来的积极成果。

对于这种打着法律名义的卑鄙行为,我们需要以国际法为武器,进行合理而有力的反击。(作者: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教授张辉)[编辑:田伯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